Ailuke

如果觉得我有病,记得递我一杯冰水加一勺白日梦

【伞修】途声晚

·新人,ooc我的
·算是提前生贺吧,叶神5.29生快哦
·短篇he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情义这东西,一见如故容易,难的是来日方长。真正的朋友,分别十年,见了面就像昨天刚刚分手似的。”
1.
秋逢逆水叶顺流,终相错,溯否?
2.
加班。
凌晨刚至,街上的车流似乎一下就散掉了。路灯在黑夜里昏黄地亮着,偶尔有一辆摩托拖着刺耳的噪声从街上驶过,车影被蛋黄状的大光斑拉得很长,尾气后斥着比先前更深的寂静。
路灯光将树影投在窗下,办公室只剩叶修一人。他关掉灯,回到电脑前不紧不慢地敲着字,指间燃着今晚的第一支烟。
黑暗的环境可以让人静下来,桌上的水杯、盆栽以及钥匙都悄无声息地融入了这样深沉的底色。光芒微微的屏幕映着他有几分倦怠的面孔。前天发烧请了病假,他的工作积下不少,不过好在今晚就可以收尾。
时间真是拖沓……他看了一眼右下角,才过去十五分钟。果然早就腻烦了这份工作,连耐性都快磨尽了。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想的,怎么就一个人来这儿了呢?如果……
当初啊。如果。
……现在还想这些干什么,再拖下去,假期可就要泡汤了。他笑了笑,将烟叼上。烟雾以极优美而辨不清轮廓的姿态缓缓升腾,明明暗暗,模糊了他复又平静的侧脸。
3.
报表完成前,叶修登了QQ。怎么说好呢。
5月29日。自己又老了一岁。
未读的消息有十几条,大多来自整点。他把报表缩小,关掉滴滴滴的提示音,一条一条地点开看着。
第一个就是黄少天。看样子,在他登录的时候对方又发了一大段……话过来。
【黄少天】在这个吉祥的日子里,让我们忘掉悲伤,忘掉彷徨,把不合时宜的话放到肚子里藏藏。我为你祝福,我为你歌唱,生日快乐,多一点晴朗,少一点繁忙!  另:原创手打怎么样啊怎么样啊?
【叶修】套路不错。
和上次喻文州的格式一模一样呢嗯。
【黄少天】拜托能不能说些中听的?这可是我第一次那么认真地写祝福啊,比那些套路好多了好不好?还押韵!!
【叶修】嗯,很洋气,谢谢
……
【韩文清】老叶,生日快乐
【苏沐橙】生日快乐!还在加班么,我买了蛋糕,回来一起吃。还有礼花筒哦!
【周泽楷】生快(ฅ´ω`ฅ)
……这是被附身了啊这是!颜表情哪儿来的?
叶修的嘴角抽了抽,惯性地点开下一个联系人。然后,鼠标滞住。
【秋木苏】
对话页面只有他过节时群发的祝福,从网上复制粘贴的没啥诚意的句子,单单调调,冷冷清清。
尽管灰色的头像沉寂了许多年,他依旧会在群发的名单上添加这个名字。也不是说期待奇迹出现之类,只是总感觉,不添上就少了点什么似的。
就像固执的人守着他的固执那样。
4.
敲下最后一个字,叶修平静地看着屏幕。
是否保存?是。
在一个人的时候,他偶尔会想起沐秋。但是最近频率高了太多。就像一个正常的,人与人分别后从想念到无所谓的过程,到他这里变成了一个延长几倍的周期。周而复始,现在又是新的一轮。
他感觉自己被困在了一个圈子里,圈外的人都劝他走出来,但劝说的话语在栅栏的缝隙中漏成了风声,周围的草疯了般地长。
关掉电脑,他默默地抽完手里的烟,然后合眼靠在椅背上。风有些紧了,灌入耳中的,有一丝细微的……流水声?
诧异地睁开眼,水声还在继续。自他发烧,这样的流水声便断断续续地出现在他身边,从微不可闻逐渐清晰,一直到现在的细腻流畅,不过短短两日。刚开始他也探寻过水声的来向,结果发现这种蛇一般的细流来自四面八方,或者说,他正处于水流之中。
叶修站起身走向窗口,风大了起来,裹挟着清透的凉意涌入领口。水流声弱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树叶的沙沙声。一片星星碎碎,闪闪烁烁的梭尖儿叶影,还有盛满瞳孔,没有温度的橘色灯光。
啧。
5.
稍作收拾,叶修就离开了办公室。室内只有烟蒂余温尚存。树影的晃动突然剧烈起来,哗哗地,仿佛在迎接着谁一样,热烈地卷过整条街。
倒和桨逆着江水的声音有些相像。
他走在街上,双手揣在外套口袋里,低下头轻轻呼了口气。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这几年的混迹,独身一人已经成了他的习惯。
抬头。
只有几颗星星黯淡地发着光。
远处的路口零星有几抹人影,看不真切。附近却是空荡荡的,只有他一个人在慢慢地走。他摸出一根烟准备点上,结果没找到火机,大概是忘桌上了。
运气不好。
指示灯跳绿,估计是赶不上的了。哎有点冷啊。他无奈地笑笑,索性停了下来,将敞开的衣领扣严。
再看向前方时,他的表情突然凝住了。
一个青年走在人行横道上,步伐均匀,风中衣角被掀起的幅度并不大。世界变得安静,路灯淡暖的橘光轻轻洒下,侧脸给人很温和的感觉。叶修甚至能看到,对方敛在唇角的,已成习惯的细微笑意。
一如当年。
6.
……是幻觉吧?他怔怔地看着那个身影走到道路中央,张了张口,却发现嗓子哑的厉害。
隔了两秒,他偏转目光自嘲地轻笑一声。
乱想什么,这怎么可……
一辆黑色轿车突然闯入他的视线。车速很快,已经逼近人行横道,却没有一点要减速的意思。就这样直直地,毫无顾忌地向前冲去。
青年还在走着。就像跟这个世界隔绝了似的,面庞平静,步调未变,甚至连那丝隐约的笑也仍温柔地停留在唇角。
完全矛盾的画面,让叶修瞳孔一缩——
“沐秋——!”
喊声传的很远,彻了一整条街。风渐渐止了。
他在害怕,害怕对方又那样不声不响地走掉,躺在白色床单上不睁眼也不说话,只笑。抱歉了阿修。
见鬼的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。
他的手在抖,指尖在颤。很轻微,却停不下来。
半秒后。
青年脚步一顿,像是从某种涣散的状态里回过神,然后转头看向叶修。碎发被车身带出的风撩起遮住眼角,他安宁地笑起来,很柔和,真实得让人想哭。
黑色轿车险险地擦了过去。就差一步,短短几十厘米的距离。
那么多年都没能跨越的鸿沟。
他走到叶修面前,趁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力抱紧,声音低低地响起:“阿修,好久不见。”
叶修感受着苏沐秋的呼吸,心跳,体温,以及锢住他身体的力量,隔了好长时间,才慢慢放松下来。
“……沐秋,哥想你了。”
月亮出来了,夜空淡淡地银泛了大片。
7.
秋逢逆水叶顺流,终相错,溯从头。

评论

热度(13)